球探

沈建光:2021 人民币能“破6”吗?

球探体育

2021-01-28 09:35

  • 近期国家统计局公布的2020年经济成绩单也非常亮眼,全球范围内一枝独秀的经济基本面和稳健的货币政策,是否将使人民币在2021年创下新高?年内“破6”的可能性又有多大?

    沈建光 2020年人民币涨势如虹。在因汇改、资本外流和中美贸易战接连承压几年后,人民币兑美元走势逆转,下半年接二连三突破7.0、6.8、6.5的心理关口,全年累计涨幅接近7%。2021年新年伊始,人民币升值势头不减,兑美元中间价一度升至6.46。近期国家统计局公布的2020年经济成绩单也非常亮眼,全球范围内一枝独秀的经济基本面和稳健的货币政策,是否将使人民币在2021年创下新高?年内“破6”的可能性又有多大?

    2021:人民币将延续升值态势

    纵观2020年,人民币总体走势先抑后扬。一、二季度,国内对疫情严防严控,汇率从年初的6.96一度跌至7.13。6月初拐点出现,之后人民币基本呈现单边上行,至2021年首周已经涨至6.46,接近2018年中美贸易战爆发前水平。

    在笔者看来,2020年人民币大幅升值,主要与以下几方面因素有关:

    第一,中国经济在疫情下交出优秀成绩单。中国GDP首次突破100万亿大关,全年经济增速达到2.3%,是全球范围内唯一一个实现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逆势向好殊为不易。从季度经济增速来看,中国经济自二季度走出疫情阴霾,率先实现复工复产之后,季度GDP不断走高,四季度反弹至6.5%,甚至超过2019年单季的最高值。

    第二,出口远超预期,经常账户盈余创新高。商品贸易方面,新冠疫情大流行重创全球经贸活动,WTO预计全球贸易量下降近10%,但中国出口却逆势增长3.6%。出口高增的总体逻辑是,各国应对疫情的财政补贴和货币宽松支持了居民消费,但疫情致其国内生产能力恢复缓慢,消费高于生产的供需缺口需要由中国来填补。

    海关总署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货物贸易顺差达到5350亿美元,同比上升27.1%,在历史上仅次于2015年。服务贸易方面,由于疫情导致线下旅行、教育等服务业活动急剧萎缩,去年前三季度服务贸易逆差为1168.4亿美元,较2019年同期水平下降42.1%。随着货物贸易顺差上升和服务贸易逆差下降,2020年经常账户盈余估计将创下新高,有力支撑了人民币汇率。

    第三,中国货币政策相对克制,中美利差扩大。疫情在美国爆发后,美联储货币政策宽松超出预期。先是实施紧急降息和流动性纾困,其后承诺“无限量”资产购买,到年底时资产负债表已经膨胀到年初的1.76倍,远超欧央行的1.50倍和日本央行的1.23倍。

    相比之下,中国货币政策同样积极,但主要为实体经济纾困,未诉诸零利率和量化宽松等非常规政策,并且在疫情得到控制的下半年,货币便有边际收紧迹象。在此背景下,中美十年期利差迅速扩大,至2020年11月升至249bp的历史高位。利差高企提高了中国境内资产的吸引力,债市尤其受益,国际收支数据显示,2020年前三季度债券投资流入较2019年同期增长41%。

    第四,中国持续推进开放。一方面,金融部门开放加速,除各类外资金融机构在华业务范围、取消外资股比限制外,中国债券市场进入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债券指数,富时罗素上调A股纳入因子,吸引被动资金达千亿美元以上。

    另一方面,面对疫情逆境和潜在“去中国化”风险,中国积极参与多边谈判,先后签署RCEP,原则上达成中欧投资协定,这些协定都蕴含进一步开放的承诺,也提振了市场对人民币的信心。

    人民币过快升值面临政策约束

    2021年,中国仍将是全球经济增长的重要拉动力。经济层面,经济疫后复苏或由供给端拉动的结构性复苏向供需联动的全面回暖方向迈进,考虑到2020年的低基数效应,预期全年GDP增速将超8%。

    贸易层面,随着全球疫苗接种步入快车道,出口动能将从防疫需求拉动转向海外回暖拉动。货币层面,中美利差可能收窄,但美债利率上行可能会被中国向“紧货币+紧信用”的边际转变所部分抵消。对外开放层面,RCEP批准、中欧投资协定落实要求配套改革继续提速。

    在此背景下,预期2021年人民币汇率整体升值,但破6需要人民币兑美元升值接近8.8%,在笔者看来,如此快速的升值可能性不大。原因在于:

    一方面,2021年美元跌幅或有所放缓。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更多取决于美元强弱,2020年全年,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与广义美元指数的相关系数达到0.84,较2019年的0.67有显著上升。当前美元指数位于90附近,比年内103的高点下跌超过12%。2020 年美元整体下行与美国抗疫不力、“无上限”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美国大选政治不确定较高有关。

    展望2021年,伴随拜登上任,美国将抗疫作为头等大事,民主党“横扫”参众两院有助于更有力的经济支持计划,淡化“美国优先”政策,重新修复盟友关系,重塑国际领导力等,预期整体美元保持弱势,但跌幅会明显收窄。

    另一方面,汇率升值过快不利于贸易,影响出口竞争力。疫情供给侧冲击造成全球贸易一定程度上使中国出口成为“卖方市场”,中国作为“最后出口商”有较强议价能力,2020年人民币升值暂未殃及中国出口。不过,出口企业利润率已经受损。随着2021年全球经济复苏,商品供给竞争料将加剧,强势人民币对中国出口竞争力的不利影响将逐渐显现。

    政策层面,近几个月金融部门已经出台若干逆周期措施,下调外汇风险准备金率和企业跨境融资宏观审慎调节参数,显示出防止汇率过快升值的政策取向。实际上,当前中国资本管制并不对称,整体上鼓励流入、限制流出,也在一定程度上助推了人民币的上涨。

    当前汇率升值仍处于合理区间,外部环境趋于平稳,企业出海投资意愿上升,而疫情冲击下不少海外优质资产凸显投资机遇。在此形势下,政策层面可能将更为积极地尝试推进改革,放宽资本流出,鼓励双向波动,推动人民币汇率向均衡水平靠近,为扩大人民币国际化提供更为有利的环境。预计2021年人民币波动幅度将加大,兑美元中间价年内或达到6.1左右,“破6”概率不大。

    (本文首发于FT中文网)

    沈建光 京东科技首席经济学家、研究院院长  球探体育新媒体球探专栏作者

    撰文:沈建光    

    审校:劳蓉蓉



    相关话题讨论



    你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资本